写在遗忘之前——那些我欣赏的耽美写手们

2017-01-29 书和其他

(旧文搬运:2016-01-12 )
朱夜/rednight
如果人生重来,所有耽美写手的文我只能挑一个人的看,那一定是ta。
DNAX
我们的宿舍是一个建在山坡上的废弃仓库。过去那里曾经处决过犯人,至今水泥地面上偶尔还能找到一两处斑驳的深褐色印记;积满灰尘的玻璃窗缺了一块,从缺口处可以看到外面的树枝,但此刻树叶已经凋零了。仓库内部靠墙摆放着一排简易床,互相距离很近,充分利用空间。夏天,里面会闻到一股刺鼻的汗味、混杂着灰尘和烦躁不安的味道。晚上,枪决犯的幽魂四处游荡,冷风从残缺的窗口吹进来,发出哭泣般的声音。
然而我们并不打算在这里常住,迁移随时可能发生,但又始终虚无缥缈。有时候一处安身之所会让大部分人感到焦躁,迁移却能带来兴奋与激动。
距离越长的迁徒越具有吸引力,仿佛我们生来就是为了从地球的这一头匆匆赶往另一头。我们渴求未来,像一群野狼一样穿越丛林、沙漠、溪谷、荒山和渺无人烟的城市,以简单的词汇呼唤彼此:
狼牙,白沙,刺客,苏普,小狐,枪火……
——《离开七团后全灭》
DNAX大大什么设定都写得好!每一篇都好看!(词穷ORZ)是一位难得的全能写手。
相比其他文《七团》是最沉闷的一篇,几乎没有感情戏,作者也说了“严格说来好像也不是很耽美,可能也不怎么好看”……但就是有口味奇葩的人(如我)喜欢它!
其他文就都很精彩了:《点燃》《杀阵》,是比较“好看”的两篇,贴近一般意义上的网文风格,读起来轻松愉快。《尖白深渊》《谐谑的康塔塔》《浪曲三千》《狱莲记》,略慢热,需要一点时间入戏,看下去会发现都是非常精彩的故事。
《礼物》不含bl成分(我没记错的话),是一个恐怖故事。
颜凉雨
于是,故事终结在这里。其实也不能说是故事,应该说这段记录,就到这里,然后打包,封存,让它在时间的风沙里,安静沉淀。
写琥珀的时候,我总喜欢看着和K的聊天记录,确切的说,应该是K单方面给与我的讲述,好多人说这个文和我以前的风格不一样,就像素描,有着淡淡的叙述的味道。那是因为,这本身就是K的叙述,我只是一支笔,把它们整理得更完整,还原得更真切。很多对话,很多场景,都是K的原话,我丝毫未动,不愿,也不敢。
但写到后面,我又渐渐释怀了。琥珀发生在三年前,K和我说,他在今年以前还经常会想到那个男人,会在喝醉的时候说胡话,可今年以后,这个人在心里,真的慢慢的淡了。我为K高兴,这就像伤口,你捂着它总好不快的,只有翻出来,摊在阳光下,才可以健康愈合。
——《琥珀》(后记)
《琥珀》是很早的文了,不及凉凉后期的作品文笔老练,情节也说不上好看。它独特的意义在于纪实,于是这篇我很喜欢但很少推荐给别人。后来的其他作品,《生意人》、《小花鼓》、《Vampire手册》、《幻生之手》、《世间清景是微凉》、《漂在北国》等等,风格变化不大,但是看得出写得越来越自然、流畅。
凉凉笔下有中国北方老百姓的生活,真实的、温情的。凉凉的故事里多是平凡人,比如年轻的警察和卖盗版碟的小贩;甚至是弱势群体——被包养的娘娘腔,监狱里的一个哑巴。真是很难得的。
公子欢喜
长假前最后一天,理发店的生意总是出奇的好,小小的店门口被不时进出的客人挤得水泄不通。性急的客人被黑压压的阵势堵在门外,操著一口洋泾滨的普通话急得跳脚:“喔唷,哪能(怎麽)生意嘎(这麽)好?阿三啊,要等多久啊?我特意提早吃的中饭哎,想想麽现在吃饭辰光,人总归会少一点的……我下午两点锺还约了小姐妹打牌的呀!”
——《不正当关系》
印象里这位大大主要一是写古装文,二是上海小市民生活。前者写得非常好,但毕竟不稀奇。后者至今有三篇,每一篇我都非常喜欢!弄堂里老百姓的日常生活,生动流畅,不刻意,读起来非常舒服。
苏芸
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,但是也许还没有结束。
  郁恒川会回到林云身边麽?还是他会再次找到许含?
  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再写下去,故事写到了这里,突然觉得无论怎麽选择都是错误的,所以我只好停在这里,让郁恒川自己去做选择。
  “人都有得到幸福的权利,然而幸福的定义却因人而异。”
  这句话用在这里,真是再恰当不过了。
  “让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的道路,是并不存在的。”
——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(后记)
“同学少年都不贱”,原句出于老杜,张爱玲以此为题写过小说(我没看过)。苏芸大大当然不能与上述文学巨人相提并论,但是这个仅有九章的简单故事真是打动了我。二十年前的一个阴谋,成就了两个人的姻缘,改变了另一个本该也是主角的人的命运,当真相大白,主角何去何从?
最近的一篇文大大因工作忙就搁下了,这么几年过去了还没回来填坑……虽然给出了大纲,但还是好看大大写出来!求文姝妹妹的番外!
鱼香肉丝/衣冠禽兽/tangstory
我会说我是因为看了tangstory的福华同人才去看Sherlock的嘛~
有一系列很文艺的X-JAPAN/SD/…同人,以及原创如《满天风雨下西楼》等,就不用我多说了。
掩面娘
我叫小黄瓜,是个写文的。
什么是写文的?现在什么人都能算写文的。写领导发言稿的,写科研报告的,厕所里贴小广告代写论文的,写策划案的,写新闻的,写教案的,天桥下帮人起名儿写大字的……
想要出挑,你得不单单会写文。这年头,谁瞧得起纯写文的?作家?嘿,这是最落魄的职业。
想要混出名堂,你还得什么都会玩儿。你得会喝酒,会开车,会抹牌,会下棋,会泡茶,会搓麻将;会下厨,会打架,会骑马,会开枪,会唱歌,会打游戏;你得会刷分,会炒作,会自黑会洗白,会先卖萌再卖腐,会拉关系;你要懂进退,知人情,见谁都笑。
生容易,活容易,生活不容易。这年头,想要混好,咱得会调情。
不过,这些都不是作为一个作家的重点。
——《贵圈真乱》
《贵圈》是我看娘娘的第一篇文,这个开头简直惊艳。
关于这位大大真是掐得鸡飞狗跳,不多说。
因为娘娘(在《贵圈》文末为致敬楚云暮大大而)写到过婺源,朝圣似的去了一趟;也因为娘娘写武汉而想去一次,会有机会的。
白芸
他狂奔在原野上,
如同一只独行的野兽穿越河川,
归来去处,
瞬间被岁月的狂沙湮没。
——《独行兽》题记
登机的时候,天气已经没有那么郁冷。北京即将迎向一个早春,飞机划向天空的时候,我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——
再见,北京!
再见,OFF!
——《I AM OFF》
白芸大大已经很久没写文了……
喜欢她的文主要是因为《独行兽》和《I AMOFF》这两篇。前者是个独特的故事,能唤起一些共鸣;后者是《透明海》附录中不到一万字的一篇短文,风格有过于文艺之嫌……奈何我就是喜欢啊~
阿素/素熙/吐维/…
阿素的马甲太多,文风多样……我已经放弃搜集她所有的文来看了。
有一些风格独特的短篇;长篇我看得不多。
罗开
这位大大主要写武侠和欧风科幻。
前者看起来太严肃我静不下心来看(- -);后者,尤其是《扬与提奥》系列我觉得超级好看!构思绝妙,让科幻盲如我第一次产生了去读正经科幻小说的冲动。
与这位大大在三次元某些观点上冲突,不过这不能影响我对她小说的喜爱^ ^
Live/顾懿
《诺亚动物诊所》!求继续出大陆版实体书!求第六部!
其他文也都挺好看的。
木原音濑
这位大神也不用多说了,随便搜到哪篇肯定好看就是~《牛泥棒》、《箱之中》《槛之外》、《吸血鬼和他愉快的朋友们》,等等。

喜欢的写手还有:绾刀,穆卿衣,樊落,白槿,E伯爵,雏微,风弄,蝶之灵,风起涟漪,风维,寒衣,天籁纸鸢,耳雅,赭砚,连城雪,冷音,蓝淋,七优,阿堵,烟狗,云海蒂,晓春,凉雾,款款,冠盖满京华,zzz左右,易人北,月下桑,文武之道,fox^ ^,暗夜流光,璧瑶,苏特,长雾,郑二,viburnum,堇色ivy,桔子树,功夫包子,薄暮冰轮,淮上,巫哲,绝世猫痞,酥油饼,(肖红袖、南康等,不过天涯的那几位不能算作耽美写手吧)……很多已淡出江湖,有些仍写得风生水起。

看文最多的还是高二高三和大一那几年,后来踩雷越来越频繁,加之学业忙起来,就看得少了。这几年红起来的写手,很多只是有所耳闻,却提不起兴趣来看。
……那时候的文真好看啊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